中國碳交易網 首頁 碳基金 查看內容

IIGF觀點丨綠色氣候基金投資案例分析:阿根廷促進可再生能源和能效投資項目

2019-4-17 16:17 來源: IIGF |作者: 崔瑩 錢青靜

綠色氣候基金(GCF)是由“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締約方的194個國家建立的,作為“公約”財務機制的一部分,旨在為發展中國家減緩和適應氣候變化提供資金。目前GCF從43個國家共籌集了103億美金,其項目投資通過執行機構進行,已經授權了75個執行機構。本文通過分析GCF在阿根廷支持的促進可再生能源和能效投資的項目情況,提出對中國的借鑒建議。

一、 項目基本信息和融資情況

(一)項目基本信息

“促進可再生能源和能效投資項目”是綠色氣候基金(GCF)在阿根廷支持的一個項目(GCF網站項目號:64)。在該項目中,GCF提供優惠資金,以提高阿根廷能源生產和使用的效率、減少溫室氣體(GHG)排放和創造為可再生能源項目提供長期投資的融資環境。項目基本信息如下表所示:

表1. 項目基本信息
GCF資金通過主權貸款提供給阿根廷共和國,由阿根廷國家開發銀行(NDB)和阿根廷投資外貿銀行(BICE)執行,并與BICE自己的資源相結合,為中小型企業(SME)涉及到特定技術的生物質、沼氣和能源效率等子項目提供適當條款和條件的融資。優惠融資通過以下方式提供:(1)一級地方金融中介機構(LFIs); (2)適當的、直接的子項目投資。

(二)項目資金來源和支持的活動

該項目包括對生物質、沼氣和能源效率等子項目的投資,總金額為4.3064億美元,資金來源如下表所示:表2. 項目資金來源(百萬美元)


項目由兩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為執行費用和技術援助活動,主要包括:(1)開發金融和非金融工具,包括制定標準履約合同、節能方面的保險政策、節能的核驗方法學等;(2)加強BICE、LFIs、節能服務和技術提供商、項目管理人員和核查人員的能力建設。第二部分為適用于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項目的融資,包括通過地方金融中介機構(LFIs)向中小企業提供中長期貸款和由BICE直接向大型項目提供資金。

GCF為第一部分提供300萬美元的贈款,用于資助專家以提供技術援助、開發金融和非金融機制、支持貸款的實施等,也將涵蓋用于彌合信息不對稱、傳播和能力建設活動以及其他相關的次要成本,并幫助降低開發商、節能服務和技術提供商以及LFIs的風險。

對于第二部分,GCF將提供1億美元的優惠貸款,與BICE自身的資源相結合,為符合條件的項目提供資金。GCF貸款資源的優惠將通過子項目貸款合同中的優惠條件傳遞給最終受益人,刺激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投資市場的發展,從而在當地信貸市場產生強大的示范效應。通過利用GCF資源,BICE將提高其提供可再生能源和能效項目投資成本、風險、現金流狀況和預期回報等財務條件的能力。另外,本項目擬開發一個可供銀行使用的項目組合,使市場參與者(開發商、中小企業、銀行、節能服務和技術提供商)了解這類投資項目,利用私人銀行部門的額外融資,并動員其他資本促進該行業的長期發展。

(三)項目資金管理和流動

本項目中,GCF資金的執行機構是美洲開發銀行(IDB)。IDB負責執行第一部分300萬美元贈款的使用,還會與BICE協調實施第一部分工作。對于第二部分,IDB以GCF執行機構的身份與阿根廷共和國簽訂主權貸款協議,貸款協議的主權擔保包括政府作為借款人的責任,不需要與阿根廷共和國簽訂單獨的擔保合同,也不需要第三方擔保。BICE將主要負責第二部分工作的執行,也會簽署主權貸款協議,以確認其法律責任及其履行貸款協議下分配給它的執行義務的范圍。另外,BICE會和阿根廷共和國簽訂一項執行協議,明確其同意按照貸款協議的規定執行該項目。

對于第二部分,GCF資金將轉移到阿根廷共和國,然后阿根廷共和國將資金轉移到BICE,以便BICE在專用的循環賬戶中管理和使用。BICE需要保持其共同融資水平,只有這樣才能利用GCF融資發放貸款,否則就要償還GCF提供的資金。

BICE可以直接為中小企業融資,也可與LFIs簽訂貸款協議,利用這些資源為當地中小企業提供貸款,還可以與其他共同貸款人一起提供資金。多個中小企業可一起作為投資者參與項目,共同貸款也可以涉及多個LFIs。BICE使用GCF的資金也將受到BICE的條款和條件或經BICE批準和IDB接受的條款和條件的約束。

GCF資金會保存在專用的循環賬戶中,LFIs和從BICE接受直接貸款的企業還款后將被重新用于資助符合條件的其他項目。該循環賬戶的管理遵循操作規程和協議中規定的條款、條件。

具體的資金流動如下圖所示:

圖1. 項目資金流動圖

預計該項目將在填補長期融資缺口和調動私營部門資金方面發揮關鍵作用,為無法在現有市場獲得適當融資的可再生能源和能效項目提供必要的支持。隨著時間的推移,該項目有望對私營部門融資和當地資本市場參與者、技術提供商和能源消費者產生積極的示范效應,提高他們分析、選擇和實施可再生能源和能效項目的能力,以及在未來市場不斷發展的條件下,提高信貸融資和投資意愿。

二、項目所在地的情況

(一)經濟長期不穩定,金融體系不發達

阿根廷經濟有著長期的危機和萎縮歷史,最近的一次是2016年-1.82%的經濟衰退。2017年,阿根廷在恢復宏觀經濟穩定、持續和公平增長以及促進就業等方面取得了重要進展,并且取得了2.86%的增長率。

2018年隨著全球經濟下行,阿根廷經濟深受干旱和新興市場貨幣遭拋售的影響,阿根廷比索成為新興市場貨幣里表現最差的。2018年4月,十年期美國國債的收益率達到四年來最高水平,嚴重打擊了新興市場,而阿根廷是受打擊最嚴重的國家之一。[1]

此外,阿根廷的債務融資仍然不足以為投資和消費提供資金,經濟尚未實現與全球金融市場較高程度的融合,金融中介水平仍然很低。不發達(小型且主要是交易性)的金融體系,加上國際資本市場準入的限制,嚴重影響了當地公司的競爭力。自2011年以來,金融體系一直無法滿足生產性貸款的需求,特別是長期(期限超過一年)的信貸。

(二)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

缺乏長期信貸直接破壞了企業投資新項目的能力。阿根廷私營部門的融資需求相當于GDP的17%左右,其中只有16%由金融部門提供[2]。而相對未知的可再生能源和能效投資的增量風險導致在為投資這類項目的中小企業提供融資時更加困難,并且長期投資回報所需的時間與銀行系統提供的條件和結構之間通常不匹配,從而導致這些中小企業難以獲得貸款。此外,地方金融機構缺乏對可再生能源和能效項目貸款的能力或經驗,對這些項目的風險和機會的理解有限,導致對這類項目的融資利率比較高。

缺乏投資也意味著競爭力低下,尤其是對于中小企業,這些企業獲得信貸的機會非常有限,缺乏適當的抵押品來滿足銀行的業務要求。投資資金不足又會對提高生產力、創新、設備更新、創造就業等產生影響,阻礙技術進步和研發,成為行業發展的關鍵障礙。

(三)能源行業排放高,減排資金缺口大

能源行業對現代經濟的正常運作至關重要。隨著經濟活動的增長,需要更多和更穩定的能源供應。所有新興經濟體政府都面臨著確保供應以滿足日益增長的能源需求,同時最大限度地提高系統效率的問題。阿根廷大約43%的溫室氣體排放來自能源部門,在其2016年第一次修訂的“2015年國家自主貢獻”中提出的目標是到2030年將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18%,將采取的行動包括增加可再生能源、核電和提高能源效率,促進可持續森林管理以及運輸模式轉變等。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LAC)在2009-2014年期間清潔能源發電項目的總投資大幅增加,已成為世界上發電量最大的地區之一。然而,在國家層面,阿根廷遠遠落后于該地區的其他大型經濟體,2009-2014年期間該國在清潔能源發電項目方面累計投資額僅達到18億美元,而同時期智利為85億美元,墨西哥為117億美元[3]。截至2016年底,阿根廷可再生能源(不包括大型水電)的比例僅占總發電量的2%,而巴西為18%,智利為13%,烏拉圭為24%。阿根廷政府已經制定了一項改善和發展監管的綜合計劃,以促進可再生能源技術的進步和市場的長期發展。

要進行能源行業的重大變革,需要大規模和長期的投資。阿根廷地區政治的不穩定、宏觀經濟風險以及可再生能源和能效項目自身存在的障礙,會降低投資者的信心,當地金融部門也不發達,缺乏為這些項目提供信貸的能力和意愿,需要采取措施進行改進。

三、 對中國的借鑒建議

(一)積極申請和利用綠色氣候基金

中國應重視綠色氣候基金的作用,積極申請和利用國際資金。目前GCF還沒有在中國投資的項目,在GCF的75個執行機構中,已經有2個中國的機構,具備了通過國內機構申請資金支持的條件。雖然GCF所能提供的資金相對有限,但其示范效應十分突出,并且能引進國際先進經驗,促進國際資本與國內資本的合作。

如這個阿根廷項目,GCF提供的300萬美元贈款將幫助阿根廷進行機制建設,引入技術援助,并加強能力建設,有利于當地金融體系的長期發展。阿根廷投資外貿銀行(BICE)作為這個項目阿根廷方主要的負責機構將通過與GCF的合作,積累豐富的資金運作經驗,提升自身的能力。GCF提供的贈款和優惠貸款不僅能給被支持的子項目提供低成本資金,解決子項目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還將降低項目整體風險,引導其他機構,尤其是私營機構參與項目投資,對于撬動私人資本進入氣候變化領域投資起到重要作用。

(二)通過國際資金的引導作用,增強對節能減排項目融資的支持力度

能源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產業,能源轉型一直是全社會關注的焦點之一。作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費國和生產國,近年來,我國在煤炭、煤電等傳統能源領域的去產能,光伏、風電等新能源的發展,以及化石能源清潔化利用等方面取得了顯著成績,天然氣和水電、核電、風電等清潔能源生產占比持續上升,清潔能源在能源供應結構中比重顯著增加,中國已經成為全球能源轉型的引領者之一。2018年,我國可再生能源發電量達1.87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約1700億千瓦時;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占全部發電量比重為26.7%,同比上升0.2個百分點[4]。

但能源轉型是一個長期的過程,要實現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現代能源體系目標,仍然任重道遠。阿根廷的該項目通過創新的財政支持和實施能力建設相結合,在國家的深層次支持下,將有助于克服約束性障礙,發展合適的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項目,促進彌補資金缺口,有利于這類項目的長期健康發展。中國可借鑒其經驗,提高對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等節能減排項目融資的重視程度,引導投資者,增強對這類項目的投資意愿。

(三)借鑒國際氣候融資項目經驗,著力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中小企業一直是我國經濟的中堅力量,卻一直深受融資難、融資貴的困擾,融資現狀不容樂觀,這與阿根廷的情況相似。目前我國中小企業數量大幅增長,但是根據銀監會公布的數據,截至2017年末,中小企業獲得銀行信貸額僅占全部信貸額度的20%。

中小企業融資存在的問題在于:首先,大型銀行貸款審批和發放程序復雜,難以適應中小企業短、頻、快的融資需求。其次,銀行針對中小企業設計的貸款產品種類少且不能滿足中小企業需求,銀行對于中小企業的風險評估更加嚴格,而中小企業缺乏貸款所需的抵押資產,銀行只能為中小企業提供期限較短的流動性貸款。最后,由于中小企業發展風險大,不良水平高,單筆貸款額小,銀行為其設計的信貸產品往往利率高,中小企業融資成本高。

雖然我國正在著力改善中小企業的融資問題,對中小企業的綠色信貸發展迅速,但目前看來,金融體系仍然難以覆蓋中小企業的長期投資需求,特別是對于長期投資于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項目的中小企業,由于這些項目技術帶來的未知增量風險,銀行信貸政策更加嚴格,長期融資受限。可以借鑒阿根廷這個項目的方式,將一系列項目進行打包,以增加項目規模,提高對于投資的吸引力;引入如GCF這種國際資金或其他公共資金,降低項目整體風險,引導其他機構進入這個行業進行投資。

附注
[1]Green Climate Fund. FP064: Promoting risk mitigation instruments and finance for renewable energy and energy efficiency investments. https://www.greenclimate.fund/documents/20182/574760/Funding_Proposal_-_FP064_-_IDB_-_Argentina.pdf/55c8fc1b-9e07-e872-8b27-78638a150185[2]Green Climate Fund. FP064: Promoting risk mitigation instruments and finance for renewable energy and energy efficiency investments. https://www.greenclimate.fund/documents/20182/574760/Funding_Proposal_-_FP064_-_IDB_-_Argentina.pdf/55c8fc1b-9e07-e872-8b27-78638a150185[3]來源于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2016年[4]國家能源局. 《2018年可再生能源并網運行情況介紹》. http://www.nea.gov.cn/2019-01/28/c_137780519.htm
作者:
崔瑩   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氣候金融研究室及碳金融實驗室負責人
錢青靜  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研究助理 

最新評論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返回頂部
澳洲快乐时时